国资投资运营公司试点"试"出了什么?

证券日报之声2018-11-07 15:47:19

本报见习记者 杜雨萌


据财政部提供的数据,截至去年末,不含国有金融类企业,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资产总额已超过131万亿元。管理好如此庞大的资产规模,亟待机制体制突破。


首批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下称“国投公司”)新闻发言人刘洋河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依据管理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等指标,对所投资企业进行授权管理,成为“管资本”的一个创新模式。


聚焦“管资本”


长期以来,我国国有资产管理一直按照“管人、管事、管资产”的“三管”原则来运作。而为了跳出“管人”过死、“管事”过细、“管资产”过粗的怪圈,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就要强化“管资本”的引领作用。


既然“管资本”是这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亮点和突破口,那么,我们就要首先弄清楚什么是管资本。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陈清泰看来,国有资产有两种实现形式,分别为实物形态的企业和价值形态的资本;而企业制度也有两种,即国有独资企业制和公司制;相应的,政府也有两种管理方式,一是管企业,二是“管资本”。


“在产业领域,目前顶层国有企业仍受企业法调节,随着经济体制转型,政府管企业的体制受到了越来越严峻的挑战”,陈清泰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国有企业改革的主导方面已经不是国有企业自身,而是在国家层面推进国有资产实现形式的资本化。这次国有企业再改革的命题不是政府机构“如何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而是由“管企业”转向“管资本”为主。


那么,“管资本”到底管的是什么?


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对此做出了明确表述: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不行使政府公共管理职能,将其归位于相关政府部门和单位;不干预企业自主经营权,将由企业自主经营决策的事项归位于企业;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则专司国有资产监管,此外,国资监管机构将投资计划、部分产权管理和重大事项决策等出资人权利,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其他直接监管的企业行使。


专家指出,虽然《若干意见》作出了比较清晰的表述,但仍需通过试点积累经验,创立并形成模式。

 

“三层结构”打造“市场化出资人”


2014年7月份,国资委公布首批国企改革试点名单,选择了中粮集团、国投公司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随后新增神华集团、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等8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此外,还有诚通集团、国新公司两家公司试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管资本”的重要组织形式。在这种组织形式下,原来的“国资委—国有企业”两层结构将转为“国资委—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混合所有制企业”三层结构。


全国“两会”期间,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在这10家央企试点上,主要目的是想让投资公司、运营公司的侧重点更加清晰。如资本投资方向和投资强度有什么区别,哪些重点领域是这两类公司应该关注的。再如,运营公司怎样以资本为主,使资本流动性进一步提高。同时,也期待一些投资公司能够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有更长远的发展方向。据他透露,试点公司目前在治理结构与组织框架上也皆有尝试。

 

“分类授权”促“管资本”责任上移


国投公司为了适应从“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变,在管理体制方面进行了深刻的变革。


该公司新闻发言人刘洋河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投资运营公司的功能不在于具体管一些企业、管一些项目,而在于管资本,所以必须建立分类授权的体制机制。身为投资公司,国投公司涉及的行业众多、且领域也很广泛。对此,公司根据企业所处的外部条件、公司治理结构、人才队伍、企业竞争能力,按照四个维度、14个指标进行分类。


“分类以后就要授权,我们授权的原则是一企一策,由于这些企业分属于不同行业,有电力的、港口的、金融的,只能是一个企业一个政策。分类授权的依据是企业的管理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等指标。”刘洋河表示。


记者了解到,2016年国投公司对下属国投电力进行了充分授权,将选人用人权、薪酬定价权等全部下放,还将原来由总部决策的70多个事项全部授予国投电力董事会和国投高新董事会,推动决策归位、管理归位,实现企业经营下移,产业资本责任上移。


据刘洋河透露,近期国投公司又对国投矿业、国投交通、国投资本等9家子公司列出授权清单,实行授权管理。


今年以来逾400家公司大股东存减持行为

监管层问询节奏不停歇

主持人杜雨萌:大股东正常减持本无可厚非,但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或高管借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利用高送转掩护等套路进行“清仓式”、“精准式”减持,不仅损害了其他公众股东合法权益,也对中小投资者伤害颇深。


本报记者 朱宝琛


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重要股东“清仓式减持”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以来截至昨日,沪深两市共有409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存在减持行为。


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行为再次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正在研究进一步规范大股东减持。”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此,有分析认为,这一表态预示着上市公司花样减持、违规减持将受到重点监控,足以见相关部门出手严管信披制度、维持市场稳定的决心。


事实上,为规范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行为,促进证券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在2016年年初,证监会就出台了《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的股份减持行为作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并建立了大股东减持预披露制度。同时,沪深交易所也陆续出台了相关配套细则,为大股东依法、有序减持提供规范指引。


大同证券首席投资顾问郑虹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重要股东“清仓式”减持手中的股份,虽然原因有多种多样,但减持行为会影响中小投资者的投资策略,情况严重的还会影响到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如果大股东在高位套现,赚得盆满钵满,一些中小投资者被动“买单”,这显然是有失公平的。


除了“清仓式”减持,“精准式”减持也不少见,上市公司股东或在利空消息之前减持,或与一些机构合谋推高股价后再减持,或通过高送转“掩护”大股东减持。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春节过后,多家公司因2016年高送转预案收到交易所问询函或关注函,问询和关注的重点集中在高送转方案是否配合大股东减持。同时,交易所还将监管重点向更为隐秘的环节渗透,针对高送转方案后是否存在减持行为等直接问询。


如何对这种大股东“清仓式”减持“精准式”减持行为予以规范?业内人士表示,我国境内证券市场可以在借鉴美国和香港等境外证券市场减持制度的基础上,结合我国上市公司中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比例较高等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取长补短,完善关于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的制度规定,建立监管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股份行为的长效机制,引导大股东及董监高依法、透明、有序减持。


值得关注的是,昨日有消息称,有望在今年4月份提交人大常委进行审议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中,规范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减持的细化条款或被纳入其中。


本报精彩(点击阅读)↓↓


证券日报之声 

微信号:securitiesdaily 

最火爆股市热点 热投资理财资讯

最新互联网金融动态

独辟蹊径的角度和观点

为您解答财经领域的政策导向

这里是最火爆的股市热点集结地!


之声

长按↑↑↑识别二维码

证 券 日 报

引领价值投资新坐标


Copyright © 网筹金融个人投资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