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利润率高出可研报告近14倍,年赚六亿的胶囊工厂遭质疑

华夏时报2019-01-12 14:43:46

华夏时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5月9日,尔康制药(300267.SZ)遭遇财务舞弊质疑之后股票跌停。5月10日,该公司进行停牌自查。5月11日早间,深交所向其下发关注函,要求尔康制药就质疑做出说明。实际上,该公司的股票价格进入5月份已经下跌近15%,市值蒸发近40亿。


5月12日,该公司举行股东会议,对财务质疑事项进行澄清,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回应六大质疑,并表示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用法律武器捍卫公司权益,捍卫中小股东的权益。


虽然帅放文对相关质疑做出了自己的回应,但是针对回应的再质疑却不断涌现。尔康制药5月16日晚间公告显示,鉴于监管部门对关于公司的媒体报道表示高度关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南监管局派出核查小组进场核查,会计师事务所也正对相关内容进行核查。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回应再遭质疑


该公司被质疑涉嫌造假的尔康(柬埔寨)是尔康制药的孙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酒精、木薯淀粉等药用辅料的生产、销售,药品、医药设备进出口及代理。质疑焦点是尔康(柬埔寨)2016年实现净利润6.156亿元,占尔康制药当年净利润的60.79%,其利润主要来自“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


尔康(柬埔寨)“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实现盈利远超预期,2016年实现净利润是可研报告预计利润的9.76倍,当年总投资收益率达到427.08%,是可研报告预计投资利润率的13.58倍。


“我在这里澄清,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财务数据是经过有资质的会计师事物所严格审核的,是真实有效的,不存在舞弊行为。另外,到现在为止,湖南海关没有请我去澄清。”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在当天的股东会上放话之后回应财务造假的质疑。


市场似乎对于帅放文的回答并不十分满意,股东会之后市场质疑依旧不断,并引来监管部门调查。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雪球网上一位名为“黑暗时代”的市场人士撰文指出,尔康制药赚钱不是靠改性淀粉,而是靠胶囊,改性淀粉仅是原材料。国内没有发现有一家稍微大一点儿的药厂用它的胶囊,那么尔康制药的最终产品卖给了谁?


该人士提供数据并指出,一台10万左右的普通自动胶囊机生产能力是一小时10万-20万粒胶囊,一天按八小时计算,则消耗胶囊80-160万粒胶囊。一个小药厂有5台胶囊机计算,一天消耗400万粒-800万粒胶囊,中型大型药厂的消耗量更大。所以一个年赚六亿的胶囊工厂绝对不可能依靠淘宝京东这么一点儿销售支撑。而该公司的国内用户没有一家是像样的药厂,并判断其利润不可能来自国内的药厂或保健品厂的消耗,何况国内药厂GMP(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管理严格规范,不敢从淘宝买胶囊。


并且,虽然尔康制药柬埔寨项目自称自己的第一大买主是印度客户,但该人士质疑,认为其产品不可能出口印度或东南亚国家。原因在于胶囊非常便宜,体积很大,一般包装是一万粒一袋,一袋装一个纸箱,很轻,体积很大,怕压,这样它的海运费就很贵了,只能用普通货柜装运,不能用低温货柜,运费超过货价。并且,胶囊运输受限运输半径,不适合海运,在东南亚国家估计只适合汽车运输,时间不能太长。或半夜运输,白天休息。总之,走不远。


这样的说法从广西某大型制药企业总经理那里得到证实。该总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淀粉胶囊在国内用的非常少,绝大部分是明胶囊。自己所在的公司就常年从苏州进货,胶囊运输要求非常高,需要阴冷储藏,否则会变软变坏,完全无法用于生产,一旦购回,立即阴冷储藏。从柬埔寨运到印度不仅运输成本高而且非常有可能变质,不存在贸易可能。上述质疑有依据。


“黑暗时代”的文章进一步指出,柬埔寨加上周边国家,一年胶囊用量不可能赚几个亿。这些国家用量加起来还不如一个白云山的用量,何况当地已经有胶囊厂。尔康在柬埔寨销量有限,出口有限,估计不及广东省1%的用量。依靠这点量不要说赚几个亿,赚几百万都难!


对于上述“黑暗时代”的再质疑稿件,记者试图与其联系,对方表示,本人现在美国,不方便联系。其坚称对自己的文章负责,并承诺文章内容真实可靠,但拒绝实名采访。


针对上述再质疑,记者致电该公司董秘,董秘称复牌之前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做回应。


对于上述“黑暗时代”市场人士的再质疑文章以及尔康制药所说的“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公司权益”,记者联系最开始撰文质疑尔康制药的“市值风云”创始人杨峰,他表示,不想对人家穷追不舍。


高额盈利从何来?


“2016年的效益比2014年增长了几十倍!这根本不可能!”广西某大型制药企业总经理看到尔康(柬埔寨)的数据如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尔康制药2016年年报显示,尔康(柬埔寨)的“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2014年至2016年的投资及收益数据显示,2014年时收益仅为1614.86万元,到了2016年则为6.156亿元,增长超37倍。


对此,帅放文称,尔康(柬埔寨)的销售数据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普通木薯淀粉,一个是改性淀粉。而柬埔寨产地生产木薯淀粉主要功能是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材料。


帅放文解释,基于2013年效益预测计算公司项目投资回报率不科学。因投资时改性淀粉研发尚未成功,回报预测基于木薯淀粉的利润和规模。2014年研发成功后,改性淀粉毛利率可观,达到90.99%,全年销售收入6.96亿元,占到柬埔寨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大多数,普通木薯淀粉用于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料,产量只有10940吨,实现毛利6331.07万元。所以公司在柬埔寨公司产生利润并非来自普通木薯淀粉,而是改性淀粉。


2016年年报显示,经 2016 年 5 月 26 日第二届董事会第四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主体的议案》,年产 500 亿粒淀粉植物空心胶囊与 3 万吨改性淀粉项目的实施主体是尔康(柬埔寨)。这或许就是尔康(柬埔寨)承担的“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的那一部分。


假设2016年尔康(柬埔寨)生产 500 亿粒淀粉植物空心胶囊与 3 万吨改性淀粉,尔康(柬埔寨)能够完成营业收入7.17亿元,净利润6.156亿元吗?年报显示,尔康制药的淀粉及淀粉囊系列产品营收13.79亿元,成本6.3亿元,毛利54.32%。


上述“黑暗时代”的市场人士指出,在淘宝上查了一下木薯改性淀粉的零售价,7600元一吨,出厂价按照五折算比较合理,3800元/吨。可见,第一,产品及其普通;第二,价格不贵,和我估计的4000元/吨完全吻合。


按照上述市场人士的价格估算,如果尔康(柬埔寨)能够生产 500 亿粒淀粉植物空心胶囊与 3 万吨改性淀粉,也可能有7.17亿元的营收。


但上述制药公司总经理坦言:“如果产量达到500亿粒的目标,利润也很可观,但500亿粒胶囊能全部销售出去吗?销往哪里?其实这个查一下就知道了,有出库记录和销售记录,几百亿粒的胶囊流向哪里都可以跟踪得到。另外,明胶囊只需要1分钱一粒,如果淀粉胶囊太贵就更没竞争力,没人买。”


華夏時報 —思想创造价值—

  ▶微信 | chinatimes

  ▶微博 | @华夏时报 @水皮

  ▶网站 | http://www.chinatimes.cc


Copyright © 网筹金融个人投资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