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2017老百姓能投资点啥

中国外汇2018-11-10 15:02:37

 

来源: 《中国外汇》2017年第1期   于1月3日出版

 

  

在过去的2016年,全球大类资产收益剧烈分化:在美国,既有美股的迭创新高,也有美债的深幅调整;在中国,既有一线和重点城市楼市的火爆,也有稳健上升的A股,同时人民币汇率的变动也得到空前关注。面对特朗普冲击和欧洲局势不明朗等一系列新变数,2017年中国民众的投资应投向哪些领域?又应关注哪些风险?

  


主持人

钟伟

本刊副主编

 


嘉宾

沈建光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

 


嘉宾

林采宜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钟伟:欢迎两位参与本期的“圆桌”讨论。过去我们的圆桌对话,大多是“高大上”议题;本期则希望两位就老百姓如何进行投资这个接地气的议题为我们指点迷津。有学者指出,中国的贫富分化,主要是财产性分配的差距,其次才是工薪收入的差距。

 

两位觉得在中国,财产性收入已经比工薪收入更易造成贫富分化了吗?两位觉得对普罗大众而言,2017年的投资机会比2016更好还是更弱?又该如何进行大类资产配置?


林采宜


我个人觉得,随着财富的集中,财产性收入的差距在扩大。同时,由于财富阶层在理财市场上的信息、渠道和其他优势,其财产的收益性普遍会高于工薪阶层。以银行存款为例,大额存单的利率高于一般的定期利率。即使在资本市场上,也存在“穷人买贵米”的现象,例如,大宗交易平台的股价一般都低于二级市场成交价格。而财产性收入的差距扩大,必然会加剧贫富分化。

 

2017年的平均投资收益率可能会略低于2016年。首先,新兴国家的增长速度在放缓,中国2017年的GDP增速低于2016年会是大概率事件,投资市场的实体盈利基础则会比2016年更弱;其次,和增长速度放缓相对应的是,除了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利率中枢基本都在下沉,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投资收益预期。所以,更低的收益率,是2017可以预见的市场景象。


沈建光


确实,中国财产性收入增长,特别是近来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过快,带动的财产性收入已经远远超过工资收入对居民的贡献;同时,与财产相关的税收,如房产税、遗产税等并未推出,进一步加大了居民贫富差距。虽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工资收入名义增速为9.1%,财产性收入增速为9.6%,二者差距不大,但显然这一数据并未充分考虑到早前北上广深房价约40%的增长,与之相对应的收入差距应会很大。

 

2017年和2016年类似,同样将黑天鹅频出。特朗普不按套路出牌的习惯,将使得美国经济与外交存在很大的不可预测性;其提出的提振基建政策要切实落实,也要到2019年,如果前期预期透支没有达到投资者的预想目标,极有可能会重创投资者信心。欧洲方面,英国开启脱欧谈判,越来越多的国家将进行大选,是否会继续引出黑天鹅?从这个角度来看,关注波段性机会,或许是2016和2017两年共同的最佳投资策略。

 

我目前的基本判断是,2017年中美货币政策整体都会有所收紧,美联储加息三次,美元前期可能会受此影响继续走强,这对于债券市场、黄金市场、短期人民币汇率是不利的。而房地产方面,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也意味着2017年可能不是房地产投资的好年份。股市或许面临机遇。金融危机以来,欧美股市都增长较快,美国三大股指更是翻了2—3倍;但中国却在2015年经历股灾之后,大幅下滑,如今整体估值并不高。2017年,基建投资、京津冀等都是稳增长的重要发力点,同时金融改革、国企改革也会有所推进。围绕上述热点可以关注相应的股票。



钟伟:就海外经济分化和资产配置而言,目前人们对美国经济前景普遍乐观,期待特朗普政策的落地;同时,也对欧元区主要经济体的大选氛围、银行业前景等表示不安。两位觉得海外投资机会仍然在于美元类资产,尤其是美股和美国大都市的房地产吗?海外债权市场是否依然前景不明朗?


林采宜


是的,我个人明确看好美元资产。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美国实体经济自身较强,二是其他经济体相对较弱。首先,美国经过五、六年的调整,居民、企业财务杠杆修复明显,未来信贷扩张的空间较大。其次,特朗普意欲将企业税减至15%,这不仅对于国内企业是一剂强心剂,对于吸引海外投资也是一面招魂旗。而减税带来的企业盈利增长预期,是权益市场股价增长的基础。最后,加息和对美元强势的预期会吸引海外资金流向美国,从而进一步推升美元指数。因此,持有美元资产无论从投资收益还是汇兑收益方面,都可能有比较乐观的预期。至于美国大都市的资产,必然和美国经济的强盛互为因果。就海外债权市场而言,在加息周期下,美国的债权市场即将迎来的是利率中枢的普遍上移;与此同时,新兴国家和南欧部分国家的债权风险相对较大。


沈建光


我在美国拜访的机构投资者,明显分为两派:有约一半认为,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可以持续,国债收益率会突破3%,支持美元的强势;但另一半则认为,现在的预期过度乐观,未来不确定性较强,包括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关系,以及基建和减税能否快速落实,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而强美元态势不可持续。我倾向于认同后者:美国经济与美元前景并非如预期般乐观。

 

尽管美国经济数据表面良好,使得短期内美元可能冲高,利好美国股票,但考虑到美国经济有很强的货币依赖,以及美元指数已经是八年连创新高,应该说其复苏的动力主要来自房地产与金融,而结构性转型则相对缓慢;此外,美国积极财政出台会有时滞,预计最早也要在2019年,施行情况也暂时无法预期。因此,我对美国经济能否承受过高利率的持续复苏存在疑问。预计美元可能在短期冲高后,在2017年下半年或者2018年出现大幅回落。当然,OPEC减产可能推高石油价格,特朗普上任后与海外的局部摩擦也可能增加,因而石油类与军工类股票可能是不确定背景下比较容易把握的差异性机会;而利率上行的预期显然不利于美国楼市和债市。


 

 

钟伟:就中国经济转型和境内资产配置而言,A股和港股是否值得介入?投资机会主要是在主板、创业板还是新三板?哪些行业领域更值得关注?随着物价回暖、流动性趋稳和利率趋上升,债券市场是否将承压,甚至在信用债市场有潜在风险?而在公募基金市场上,哪些投资主题的基金可能会表现较好?


沈建光


我认为,港股和A股都有一定的投资价值。A股方面,一方面国内债券市场动荡以及房地产市场被限制,进一步限制了投资渠道;另一方面,从2015年股灾以来,股票市场的估值一直不高。因此,2017年A股可能存在机会。从行业机遇看,与改革有关的行业值得密切关注,包括受益国企改革的股票、环保类股票、与京津冀一体化等区域热点相关的股票。

 

债券市场方面,通胀已有所上行,在2016年上半年基数较低的背景下,2017年PPI一季度有可能超过5%。此外,防资产泡沫风险与美联储加息也会制约货币政策空间,利率或有所上行,对债券市场不利。


林采宜


由于创业板和新三板在过去的两三年中,股价已经严重透支了未来的盈利预期,我个人认为,2017年主板的机会相对较大。在宏观经济继续探底的冬季,提高收益预期的风险远远大于经济复苏和繁荣周期,因此,在投资理念上,降低边际风险或许更为理性。

 

信用债市场的风险和行业相关。从统计数据来看,2017年到期的信用债总额为3.31万亿元。除了基础设施以外,2017年到期额最高的当属房地产建筑行业和上游采掘业,到期债务金额接近4000亿元;其次是钢铁和化工行业,到期债务总额超过1000亿元。2017年,信用债违约的概率取决于房地产行业的泡沫是否会破裂,以及煤炭等上游采掘业的去产能状况。

 


钟伟:在平抑资产价格泡沫的背景下,一线楼市还有配置价值吗?在强势美元和利率趋升的压力下,黄金后市如何?在2016年曾大放异彩的大宗商品市场,是否会继续其强势表现?而一度眩目的“互联网+”等创新求变的领域,会不会遭遇滑铁卢?


沈建光


从通过短期投资获得短期超额收益的角度来看,一线城市并不是好的投资标的,因为根据“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已将去库存明确为分类调控,因城因地施策;而从价值投资角度看,相比海外市场,甚至纽约、伦敦,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也过高。上述原因预示着,短期内一线城市房地产并非好的投资领域。

 

大宗商品方面,我目前的整体判断仍然是看多的。全球基建与积极财政政策的推进,可能会推高大宗商品的需求,进而拉动价格继续上行。

 

“互联网+ ”等创新求变的领域是收益和风险均比较大的行业,其中,既有依靠创新科技成功获得市场占有率的企业,也不乏一夜之间资不抵债的公司。这适宜有一定投资经验的投资者针对标的进行选择,无法一概而论。


林采宜


中国的房地产,无论哪个城市,都没有配置价值。虽然,泡沫何时会破裂没有人能够预测,然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房产是中国目前泡沫最大的资产之一。

 

从中长期趋势来看,供求关系决定大宗商品的价格轴心。但是短期波动,通常会受到金融市场对宏观经济的预期,以及流动性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从总体的供求关系来看,推动大宗商品需求大幅增长的新兴国家已经进入高增长周期的尾部,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端在2017年不会出现大幅增长。2016年由预期推动的补库存周期,很有可能在2017年上半年就会结束,相信和它一起结束的,还有价格的反弹。



钟伟:近年来,国际经济金融领域,黑天鹅事件频繁出现。在两位看来,在2017年,人们在努力选择好投资,追求财产性收入的同时,又应该避免哪些投资领域和品种的陷阱?


沈建光


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得到了快速发展,但监管略显滞后,其中,不乏e租宝、泛亚等打着金融创新之名,骗取民众资金的事件。因此,应该对这部分创新投资多多了解,增加投资知识与风险意识,避免资金损失。同时,房地产市场短期来看并非好的标的,交易成本与变现成本都在提升,建议低配。


林采宜


避免高收益的诱惑。收益有多高,坑就有多深。


 

钟伟:谢谢两位首席经济学家为普罗大众给出的投资建议。看来两位都认为2017年黑天鹅较多,应当继续降低投资回报预期;两位也都对美国经济和美元资产相对有信心,同时认为A股和港股存在一定的结构性机会;两位也都指出了房地产可能在今后一段时间的配置价值不大,风险却不小。谢谢两位的指点。看来,2017年的中国经济,是扎实追求着陆,继续释放风险,不宜冒险投机。



 

Copyright © 网筹金融个人投资虚拟社区@2017